<menu id="66uyk"></menu> <nav id="66uyk"><strong id="66uyk"></strong></nav>
首頁 > 要聞 > 正文

光明乳業渠道授權“真假難辨” 產品渠道管理漏洞?

2022-08-15 08:29:51來源:北京商報  

正在謀求全國布局的光明乳業在授權經銷商以及渠道管理方面似乎出現了一些問題。近日,代理商李先生向北京商報記者投訴稱,自己通過撥打光明總部電話與安徽榮順緣大健康產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徽榮順緣”)即“光明乳業新品營銷中心”取得聯系并成為光明乳業成都市代理商,代理光明乳業相關產品。然而,沒過多久便出現了退換貨難的情況,直到現在也沒有得到解決。

李先生不是個例,黑貓投訴上有關此類的投訴案例不在少數。

為一探究竟,北京商報記者試圖從光明乳業新品營銷中心和光明乳業授權關系上厘清事情真相,一番調查后發現,光明乳業產品的授權書“變了”。在究竟誰才是光明乳業的經銷商,“李先生們”又是為什么能成為光明乳業代理商等一系列問題尚未清晰的情況下,致力于全國擴張布局的光明乳業已經陷入渠道管理存在漏洞的爭議中。

代理商退貨無門

讓李先生想不明白的是,明明經過正規途徑成為光明乳業的代理商,怎么就成了假的?還進入了退換貨難的循環中。

事情還要從一年前說起。根據李先生提供的信息,他是在2021年8月開始從安徽榮順緣即“光明乳業新品營銷中心”代理了光明乳業“元氣部落Slash酸奶”“纖形部落酸奶”等產品。截至目前,先后打款總計16萬元,仍有約10萬元貨款未發貨,李先生也曾嘗試聯系光明總部反映退換貨問題,但均無結果。

在李先生看來,之所以出現積壓10萬元左右貨款的情況,主要是由于退貨不退款所致。按照李先生簽訂的經銷商合同,臨期產品只要按照要求退貨或促銷(買贈活動),即可補貼相應差額,共計10萬余元。但光明乳業新品營銷中心方面沒有履約,一味讓李先生打款才能發貨,而不補發退貨款項。

和李先生遇到同樣問題的還有四川南充的代理商王先生。2021年10月底,王先生與自稱是光明乳業新品全國招商中心的安徽榮順緣簽訂了代理合同,代理的光明有機純牛奶等產品,簽合同前安徽榮順緣口頭承諾了本地市場廣告投放、商超陳列費全包,甚至賣不掉要臨期的產品全部回收等,但這些都在打款拿到貨后沒有得到兌現。此外,在黑貓投訴平臺亦有多人反映被安徽榮順緣誘導簽署光明產品經銷合同的投訴,投訴金額均在10萬元以上,投訴問題多涉及“貨單價格與商談時不符”“退款無果”“未按約定安排鋪貨人員”等。北京商報記者以代理商身份咨詢“光明乳業新品營銷中心”負責人關于退換貨問題,該負責人表示,“在推廣產品過程中產生的臨期產品需提前2-3個月報備公司,按公司模式處理,虧損差額公司補貼(不影響二次銷售)”。

“具體處理方式有兩種,量小,100箱左右通過就地打折、搭贈、回饋等活動處理掉,中間差價產品處理完公司按進貨價補給代理,只保障成本;量大,二、三百箱甚至更多的情況是調換新日期產品(發貨以及調換貨無需代理承擔運費)。”該負責人介紹。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關于退換貨的具體處理方式并未寫進代理商的合同中。根據李先生的說法,在簽合同之前,光明乳業新品營銷中心相關負責人的口頭承諾只是為了吸引他代理產品,在真正簽合同的時候沒有落實到紙上。雖然在李先生的要求下雙方簽署了關于退換貨的補充協議,但最終也未按協議上的退換貨方式執行。

對于上述代理商提到的退換貨難問題,光明乳業相關負責人卻表示,“我司產品銷售市場反應良好,幾乎從未出現過退換貨的現象,除非運輸過程中出現破損等不可抗力情況導致的產品質量問題,我司會承擔全部的退換貨”。

在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磥?,因為李先生是和安徽榮順緣簽訂的是代理合同,按照合同約定,李先生所反映的問題可通過法律途徑向安徽榮順緣維權。至于光明乳業方面是否有監管責任,這要依據光明乳業與安徽榮順緣合同約定內容來看。原則上,李先生的合同內容只對安徽榮順緣有約束力。

授權書“疑云”

如果說,李先生是與安徽榮順簽的合同,與光明乳業無關,那為何通過光明乳業總部電話便可直接聯系到安徽榮順緣成為光明乳業代理商?又為何能夠順利拿到產品?

想要探究解釋這一系列問題,就需要了解簽約方與光明乳業的關系。然而在進一步了解過程中北京商報記者卻發現,光明乳業產品的授權書“變了”。

根據李先生提供的光明乳業授權書,李先生所代理的光明乳制品主要來自安徽榮順緣。授權書顯示,光明乳業授權安徽榮順緣代理“元氣部落Slash酸奶”“纖形部落酸奶”等多款產品,授權期限為2021年4月20日至2021年12月31日。北京商報記者以代理商身份聯系安徽榮順緣即“光明乳業新品營銷中心”相關負責人,卻得到一份不同于李先生所提供的授權書。

“光明乳業新品營銷中心”相關負責人出示的是光明乳業給上海一點兩點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一點兩點”)的產品授權書以及“一點兩點”給安徽暢飲大健康產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徽暢飲”)的光明乳業產品授權書,授權期限分別為2022年1月1日至2022年12月31日止和2022年2月8日至2022年12月21日止。

對于授權書內容,上述“光明乳業新品營銷中心”相關負責人解釋,“自己屬于安徽暢飲,是一點兩點旗下子公司,和光明乳業屬于戰略合作關系,光明乳業的新品運營要借助我們的市場運營體系。光明乳業只要出新品,我們就是全國總代理,光明乳業所有新產品只能從‘一點兩點’或者安徽暢飲這里授權”。

根據“光明乳業新品營銷中心”負責人提供的資料,光明乳業新品營銷中心主要負責光明乳業創新產品在傳統渠道、電商渠道、影訊平臺、新零售等渠道的經營服務工作,截至2020年底,營銷中心網絡覆蓋華東、華中、華北、華南、西南、東北全國21個省市地區。

關于李先生提供授權書顯示的授權方安徽榮順緣與記者收到的授權書顯示的授權方安徽暢飲的關系,今年4月,北京商報記者查詢天眼查App信息顯示,安徽榮順緣法人代表為孫玲玲,安徽暢飲法人代表是劉安心,二人共同擔任“合肥新升緣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高管,其中孫玲玲為大股東,劉安心為監事。而按照“光明乳業新品營銷中心”相關負責人的說法,“兩公司同屬一個集團,在一棟樓內,實為同一個老板”。不過,近日北京商報記者發現,安徽暢飲法人代表已由劉安心變更為張書文,后者曾是安徽榮順緣大股東。

渠道管理漏洞?

不管是李先生還是“光明乳業新品營銷中心”相關負責人提供的資料,都在表達一件事——“我們是光明乳業正規授權的”。

然而,光明乳業對這件事進行了否認。“經過我司內部篩查,我司下屬子公司分公司及相關關聯公司皆不存在光明乳業新品營銷公司,且我司未與安徽榮順緣有直接的合作關系,并未授權該公司代理我司產品。”光明乳業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一點兩點實業有限公司是我公司經銷商,授權書以蓋有我司公章的文件為準,未蓋有我司公章的授權皆為無效授權。”

對于安徽榮順緣為何既有光明乳業的相關產品授權書且蓋有光明乳業公章,還能向其他代理商銷售多款光明產品等問題,上述光明相關負責人表示,公司目前合作主要以經銷為主,經銷不是代理,經銷商即從公司進貨進行分銷的客戶,除了從公司進貨分銷外,與公司無其他法律關系,其僅能以自己的名義從事商業活動并自行承擔相應的責任。而對于明確屬于光明乳業經銷商的一點兩點又是否有權再向別人授權光明乳業產品一事,光明乳業方面給出的回應是,“因為暫時不清楚一點兩點對外授權的內容,故無法說明是否有權這個問題”。

對于光明乳業的否認,光明乳業新品營銷中心相關負責人則表示,“這只是回復股民的。光明所有的產品,不管是雪糕、奶粉還是常溫奶,都只有一個全國服務電話,你可以直接說你想代理光明的新產品,也可以跟客服核實安徽合肥暢飲公司”。

這個說法與李先生的較為相似。根據李先生的說法,當初之所以和安徽榮順緣簽署代理合同主要是該公司以光明乳業新品營銷中心自居,而自己確實也是從光明乳業總部對接上光明乳業新品營銷中心的。

有關為何多位經銷商能通過光明乳業官方電話以及全國服務熱線電話聯系到安徽榮順緣并代理到光明乳業相關產品的問題,上述光明相關負責人未給出回應,僅表示將繼續了解核實。

廣東省食品安全保障促進會副會長朱丹蓬表示,如果代理商是從光明總部聯系上安徽榮順緣又出現退換貨問題,那么光明乳業自身在人員、渠道、授權等管理方面就存在諸多問題,若不及時改善,代理商問題持續爆發,將對光明乳業整個品牌形象和全國布局有不利影響。

標簽: 光明乳業 光明乳業新品營銷中心 光明乳業授權關系 代理商退貨無門

相關閱讀

精彩推薦

相關詞

推薦閱讀

两个?上面一个?p图
<menu id="66uyk"></menu> <nav id="66uyk"><strong id="66uyk"></strong></nav>